新闻

新闻资讯

您当前的位置:澳洲幸运8-注册|登录 > 新闻 > 彼岸宿命。遥遥观望_伤感散文

彼岸宿命。遥遥观望_伤感散文

更新时间:2019-12-27

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:【 彼岸宿命。遥遥观望_伤感散文】一阵风,透过窗帘,不经意的吹过,使得在暗夜里平静的心,泛起阵阵涟漪。窗外灰暗的天空,没有 星星 ,也没有 月亮 。秋已渐深,那一片片飘飞的落...

一阵风,透过窗帘,不经意的吹过,使得在暗夜里平静的心,泛起阵阵涟漪。窗外灰暗的天空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。秋已渐深,那一片片飘飞的落叶,黄的,绿的,似乎已经不在重要,它们终究会在这个季节的末端悄然落去,来完成“化作春泥更护花”的使命。

今天一口气连着看了两遍【霸王别姬】,终是理不出头绪。因很久之前答应一位好友,要写下这部影片的观后感。一直因许多杂事耽搁了许久,也是因为自己的笔触太浅,驾驭不了这部渗透了历史,文化,情感,艺术乃至人性善恶的影片,所以迟迟不敢落笔。

人世间,本是一个繁华的世界,有许多所不能了解的东西,也无法预知尽头等待着自己的将是什么。影片随着一声吱吱呀呀的开门声,两个戏装打扮的人走进了剧场,霸王和虞姬。剧场管理人员喊着问是谁。说是来踩场子的。管理人员记起了两人,说他们有十一年没有在一块唱戏了吧,虞姬说道,是十二年。十二年,经历了多少世事沧桑,唯一不变的是对京剧的执着与热爱。

当每个人呱呱坠地之时,灵魂获得了小小的躯体,从此,便开始面对生命的一次又一次角逐。戏园子里,一个个灵魂,为了那小小的躯体能够过上所谓锦衣玉食,人上人的生活,都遵从着师傅的那句话:他是人哪,就听戏,不听戏,就不是人。要想人前显贵,必得人后受罪。

小石头因卑贱的出生,被娘砍伤了手,才得以进了戏园。自此,便为他悲凉的一生奠定了凄惨的开场。冰糖葫芦的叫卖声,惹馋了孩子们,因为吃不了那种每日被拷打练功的苦头,小赖子和小石头乘乱逃了出来。吃到了梦寐以求的糖葫芦,可是,当他们看到名角的风光时,哭了。那是内心对一种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。“吃的苦中苦,方为人上人”。回到戏园子,终是逃不过一顿毒打,小赖子大口吃着怀里剩下的糖葫芦,之后,跳井而亡。“人终有万般无奈,也抵不过天命。”

“人,终究得自个成全自个。”




1937年,七七事变开始了。小石头和小豆子,吃得了苦中苦,终是成为了人上人。成了当时的名角:段小楼,程蝶衣。一位风华绝代的虞姬,一位声名显赫的霸王。而蝶衣对师哥小楼的感情,也终是由戏里虞姬对霸王的感情升华到了现实当中,如蝶衣所说:师兄,我要和你唱一辈子《霸王别姬》!要一辈子!少一分钟,一秒钟,都不是一辈子。可是菊仙的出现,打碎了蝶衣那原本就不会实现的梦。

世上本有一种姻缘,唯爱是本,唯情是本。无数长风吹过,世事跌宕,握住一缕在手心,不一定是最美丽,不一定是最温馨的,却是最最深情,最最心悸。缘生缘落的,都始于生命深处的情之结,是恩是怨,都深在其中了。

“君王义气尽,贱妾何卿生”。

起初进戏园时,娘留给的那件斗篷,因了小伙伴的嘲笑,被蝶衣用火焚烧。戒毒之时,口口念着的,却是娘:娘,我冷,水都结成冰了。在一个卑微的灵魂深处,其实,他从未忘记过自己的身世和那个卑贱的母亲,它们一直在他的记忆里深藏着,从未被抹去。

满院的戏服化为灰烬之时,曾经被袁四爷誉为的风华绝代,一代虞姬,无论在台上怎样光鲜亮丽,卸了妆,下了场,还是如一根活在社会底层的卑微野草。

当年被蝶衣救来的那个小婴儿,小四,成了揭露他们曾经的罪魁祸首,就如农夫与蛇,蛇被农夫捂热,活了过来,蛇反咬了农夫一口。而他们,疯狂的背弃了彼此,狠狠的撕开了对方曾经的伤疤,就在小楼说自己不爱菊仙的那一刻,菊仙那从未圆满的梦,就瞬间破裂。

正应了妓院妈妈对菊仙说的那句话:窑姐永远都是窑姐,那就是她自己的命。菊仙死了,身穿大红嫁衣,吊死在了那个曾经明媒正娶过的大红烛前。

人性的背叛,善与恶,是与非,终是尘埃落定。卑贱的生命,握着一把苍凉而去。

戏里的霸王,除了虞姬,还有江山。现实里的霸王,除了蝶衣,还有菊仙,所以,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的虞姬,注定是生活的一个悲剧。

无论你要不要我演,自己的戏,还是要自己演下去。无论能不能演,戏还是得演下去。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,人生之内要演戏,人生之外,也要演戏。虞姬,无论在戏里,还是戏外,都只能是死。
最终蝶衣用剑自刎,别了现实中的小楼,也别了戏里的霸王。而张国荣,也别了这个迷离繁华的人世,一部【霸王别姬】,终是因了一个生命的离去而达到了不曾预想的完美,而完美背后带给我们的是对生活和人性的思考

“程蝶衣是京剧艺术在人间的一个化身。他的人生,是报定了从一而终的一阕悲歌。他执着的是艺术,只是在艺术和对师哥的情感二者之间,使的他一生都宁愿独立在时间的岸边,无论朝代更替,不管世事纷扰,是最执着,也是最剥离边缘性的存在。这种存在,只与心灵相关,这种存在拒绝和时间对话。”——摘录

冰儿心雨:

“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,每一天,每一处,都有人粉墨登场,演尽世间百态,道尽炎凉冷暖。只要是戏,终有一天,有落幕的时候!而后的而后,或是无尽的苍凉凄清,或是余音绕梁。但是,当人潮散尽,无论结果如何,都是寂寞。人生,似铁铸就的戏台,演员如流水不绝。亦如夜色的落寞之后,太阳便开始登场。反反复复,唯一不变的是希望与期待尽在其中。

人生总在演绎着太多的关于。或许,每个人都一样,为别人的故事欢笑着,抑或流泪着,却始终为自己的故事哭泣着。人世沧桑,四季轮回,时间与过往总是让我们握不住手心里那抹温暖,最后,变成了一把苍凉。生命总是如寂静的河流,蜿蜒流长,顺着宿命,流向下一个渡口。幸福的花儿开在彼岸,我们都在此岸遥遥观望,当忧伤与寂寥化为灰烬时,我想,我们就会到达幸福的起点。如戏里师傅说的那句:人,终究得自个成全自个。



本文【 彼岸宿命。遥遥观望_伤感散文】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,请关注头条资讯网,


地图
地址:
电话:
传真:
邮箱:

彼岸宿命。遥遥观望_伤感散文-新闻-澳洲幸运8-注册|登录

sitemap